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88彩票网 > 气仙沼市 >

气仙沼你还好吗?

归档日期:04-06       文本归类:气仙沼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面积约330平方公里的气仙沼位于日本宫城县东北端。3·11大地震发生时,其震源距离该市不足90公里,如此短的距离,加上没有任何遮挡,意味着特大海啸几乎在没有损失力量的情况下,咆哮着冲入这里。更糟糕的是,许多人甚至来不及逃跑,结果可想而知:整个城区五分之一被冲毁;16438间民宅被滚滚而来的巨浪夷平;1409人遇难或失踪,占这座城市总人口的2.5%……

  来这里前,我曾多次调看有关海啸袭击气仙沼的视频,一次次被自然力量震撼的同时,也急切地想知道一个答案:

  由于JR气仙沼线还未恢复,所以我们不得不驱车从仙台去气仙沼,层层叠叠的盘山公路让我们走了近4个小时。东北地区丘陵连绵不断,让这里的平地显得如此宝贵。

  气仙沼的市区依托沿海平地而建,所以陆路交通不如海上交通便利。这里的海岸线公里,是当地人的“生命线”。

  气仙沼人靠渔为生,也因渔而闻名:三陆冲渔场号称世界四大渔场之一,鲣鱼、鲨鱼、秋刀鱼的产量世界第一;鲍鱼、牡蛎的养殖和增产技术专利世界第一; 100吨级渔船的建造数量和建造技术世界第一,远洋金枪鱼渔船的船籍数世界第一……

  海洋哺育了一代代气仙沼人。不过,53岁的齐藤美纪子对我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对大海无比厌恶。

  去年3月11日,美纪子正在打理海鲜西餐馆的生意,忽然屋子晃动得厉害。她意识到,这场地震可能特别大,于是让客人早早回家,自己和丈夫赶紧开车往山上逃。美纪子说,两天前,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地震,新的避难指示强调要躲避海啸,这让她印象深刻。

  “有没有大水,有没有大水?还是没看到,还是没看到。”美纪子回忆着当时的细节。虽然一直听说会发生海啸,但她实在想象不出那到底是怎么样。相反,她倒是担心餐馆的房子倒塌,或者瓦斯管破裂发生大火,想回去看看。

  再等一下吧,丈夫说。这时,美纪子看见巨浪就像连在一起的山峰,裹挟着房子呼啸而来。虽然事后她在电视上还看过好多次类似的画面,但依然感觉这一切超乎了想象。

  美纪子有两个女儿,当时都不在气仙沼。由于没有手机信号,她们通过网络查到了父母的安全信息。一星期后,27岁的长女从神奈川县赶到气仙沼。23岁的次女直到3个月后,才从横滨不安地回家。

  “小学、中学全没了,同学、朋友死了好多,看起来应该很坚强的男生,怎么还是死了呢?次女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现实。”美纪子说。回来前,次女还在考虑,鞋子会不会显得太时髦,头发是不是会太短,这是不是会刺激受灾的人。

  “不是亲戚就是朋友在海啸中遇难,气仙沼的每个人都是灾民。”美纪子眼里闪着泪光。

  气仙沼在海水里泡了整整3天,路上到处都是淤泥、死鱼、瓦砾,好几辆汽车都叠在一起,很多大船冲进了居民区。美纪子踏着泥泞,回到店里,发现就剩下几根柱子和一堆废墟。

  “天很冷,我的心情也很糟。”灾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美纪子什么都不想干,她恨死了这片大海。她潜意识里总觉得,海啸会回来,自己干什么都可能是徒劳的。生活用水直到5月份都没有来,一屋子的淤泥和废墟要怎么清理?

  “丈夫决定去外面工作,而我一个人,什么都做不了。”忽然没了工作,美纪子感到失魂落魄。

  她说,来自日本各地的志愿者开始帮她一起清理餐厅的垃圾,慈善组织“狮子会”为她送来空调,政府向她提供低息贷款。200万日元用于建筑和装修,200万日元用于购买各种餐具用品。去年11月初,美纪子的“希望”餐厅终于在“福幸小町”重新开张。

  “我特别想说的是,从失去工作到重新回到工作,我的心境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美纪子说,“我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喜欢工作,这么喜欢和大家一起做事情。”

  美纪子对经常来吃东西的客人都会有印象。她说,每当看到熟悉的脸出现在“希望”餐厅,她就会很欣慰,“原来他还好好活着”。

  因为读音相近,人们很喜欢把“福幸小町”喊做“复兴小町”,为气仙沼复兴鼓劲。

  “福幸小町”位于气仙沼市新开的商业街,原来的主人是男山本店——当地的一家酒厂。为帮助重建,酒厂捐出了这块土地。

  菅原昭彦是酒厂厂长,他告诉我,酒厂的门店被海啸冲垮,三层楼的房子只剩下顶楼那层,至今仍孤零零地躺在地面上。菅原说,之所以原封不动,是因为他们做了文化财产登记,这幢房子可能会作为文化遗产留给后人,用来纪念这次灾难。而男山本店的酿酒厂由于建在地势较高的山上,得以保全。不过,由于当地大部分的饮食店、旅店被摧毁,酒厂失去了八成的客户。

  菅原还有一个身份——气仙沼市工商协会副会长,主要负责灾区重建工作。当初,海啸损毁了瓦斯管,泄漏的瓦斯又导致一天一夜的火灾,许多鱼类加工厂和冷冻库区域在水与火的“夹击”下成了废墟,再加上渔船破损、配套设施毁坏,气仙沼的支柱产业——渔业损失高达80%。

  目前,港口的大部分设施已经恢复,渔民的捕鱼作业也已正常进行。但是,大多数加工厂和冷冻库还未修复,因为成本实在太高。菅原说:“造一座普通冷冻库的成本约为5亿日元。目前,10家冷冻库只有1家恢复运行。”

  不过,由于气仙沼是外向型经济,绝大部分的产品销往外地,只有少量的产品留在本地消费。外面的订单并没有大幅减少,一些客户因为要振兴灾区,还特意来买。另外,为了减少旅店、餐饮店破坏对外来客户的影响,很多企业大力发展网络购买业务。目前,气仙沼的商业产值已恢复到灾前的80%。

  “因为水产品主要是卖给外面的人,所以,不论餐馆、旅店还是加工厂,复兴就是要大家一起才能真正复兴。”菅原昭彦说。

  大地震使气仙沼70%的土地发生沉降,最厉害的地方达到0.74米。这种情况极大地拖延了灾后重建工作:需要大量土石加高公路路基;全城自来水管道和电缆几乎需要重新铺设。气仙沼市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重新恢复供水供电和交通。

  气仙沼市役所(政府)企划部复兴计划主管及川直告诉我,政府目前的工作重点已转向清理瓦砾堆。目前,气仙沼市瓦砾总量高达137万吨,由于数目过于庞大,目前只清理和分类了2%。

  及川直还向我展示了气仙沼市中长期规划图。市政府希望把居民区从海边低洼地搬迁到山上,把受灾的低地开辟为公园、绿地或者商业用地。

  到底要不要建防波堤来防护海啸是目前争论的焦点。气仙沼是旅游胜地,每年游客量有150多万人次,旅游业是当地第三大支柱产业。防波堤或许能挡住海啸,可人们以后就很难欣赏海景了。这无疑是对旅游业的毁灭性打击。

  虽然困难重重,但“气仙沼”号这条“大渔船”已经在霞光里重新出发。大海航行,一定会遇到风浪。“振兴气仙沼计划的主题就是与海共生。” 及川直也说。

  气仙沼市和浙江有层特殊的关系——1995年,它与舟山市结为友好城市。得知气仙沼遭遇天灾,2011年4月8日,舟山市市长周国辉委托旅日舟山人、日本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转达百万舟山市民的慰问,并向气仙沼捐赠人民币50万元。这也是气仙沼市政府收到的第一笔来自外国的捐款。此后,又有数笔捐款从舟山汇到了气仙沼。

  企划部生活环境推进组组长吉田喜美夫告诉我,去年3月以来,已经收到来自舟山市1400万日元的捐款,他非常感谢姐妹城市在危难之际伸出援助之手。说到这里,吉田和及川直深深地鞠了一躬。

本文链接:http://absource.net/qixianzhaoshi/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