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88彩票网 > 角田市 >

太平洋战争第五部之喋血瓜达尔卡纳尔岛(八十一)

归档日期:04-05       文本归类:角田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近藤放弃穷追的原因是舰队缺油,对此山本非常清楚。27日清晨6时55分,联合舰队司令部向近藤和南云发出了“机密第270455番电”:“依照今天清晨之搜索,预计已无敌舰可以攻击,支援部队应相机返回特鲁克。”经上午派出的水上飞机侦察,山本的判断准确无误。近藤遂于13时13分发出命令:解除对阿部前卫部队的指挥,角田及“隼鹰”号仍暂留在南云机动部队。各部依次向特鲁克退却。

  上午9时01分,一路南下的“岚”号终于与角田的“隼鹰”号和野元的“瑞鹤”号汇合。南云登上“瑞鹤”号升起了自己的将旗,之后率队向北撤退。28日7时,阿部前卫部队前来归建,随后各部陆续驶入特鲁克军港。

  10月31日,野元大佐在“瑞鹤”号上举行了阵亡人员的祭祀仪式。军乐队奏响哀乐,机库中摆满了阵亡人员的灵位供战友祭拜。现场一个人的突然出现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他就是之前被认定早已阵亡的高桥大尉。气愤的高桥冲上前去,烧掉了提前为他预制的灵牌。当时飞机迫降之后,高桥和侦查员国分胜美飞曹长在海上漂了一个昼夜,奇迹般地被返航的油轮“玄阳丸”号救起。侥幸活下来的高桥战后加入了日本海上自卫队。

  27日黎明,金凯德率第十六特混舰队抵达圣艾斯皮里图东北海域,默里已经没了航母的第十七特混舰队正在从后方渐渐靠拢。由于目前太平洋舰队只剩下一艘孤零零的航母,“企业”号的水兵们在甲板上写下了“ENTERPRISE VS JAPAN”的巨幅标语。6时04分,金凯德派出8架“复仇者”对舰队后侧半圆实施370公里搜索,一无所获,证明日本人根本未追上来。10时06分,金凯德发现了18公里外的默里舰队,两支舰队顺利汇合。下午15时08分,舰队所有船只下半旗,为阵亡水兵进行了海葬。28日,楚中校率“安德森”、“马斯汀”号顺利归建。这天唯一的好消息来自圣艾斯皮里图,威廉•奥多中尉的“卡塔琳娜”在海上救起了“大黄蜂”号侦察轰炸机中队中队长奥德海尔姆机组,当时少校和斯托克利一等军士乘救生筏已经漂出去46公里。

  由于“企业”号上机满为患,哈尔西指示驻努美阿西北通图塔机场的第二十五航空大队立即腾出地方接纳多余的飞机。随后两日,在大队长盖恩斯中校带领下,36架“野猫”、1架“复仇者”、18架“无畏式”转场至此。它们中的大部分后来加入了仙人掌航空队,参加了瓜岛后期的作战。

  30日凌晨,已接近努美阿的第六十一特护舰队再出变故。3时06分,“库欣”号发出了“疑似发现日军潜艇”的警报,所有舰只都紧急实施规避。8分钟后,“马汉”号驱逐舰一头撞在了“南达科他”号舰尾,不但舰首扭到左舷并导致1人受伤,还撞破了战列舰的一个油箱。所幸此时追兵已远,上午8时35分,金凯德率舰队顺利进港。

  10月27日凌晨0时25分,综合当天总体战况,宇垣及时公布了日军取得的辉煌战绩:

  击沉敌军航空母舰4艘(其中“萨拉托加级”、“约克城级”各1艘,新型2艘),战列舰2艘。

  重创战列舰1艘、巡洋舰3艘、驱逐舰1艘。我军“翔鹤”号和“瑞凤”号无法进行飞机起降,“筑摩”号被炸弹命中(目前正以23节航行)。

  胜利的消息传回国内,东京再次举行了盛大的举灯游行。大本营海军部不失时机地于当晚20时30分编发了战役公告:

  一、帝国联合舰队于10月26日黎明至夜间,在圣克鲁斯群岛以北海域与敌强力舰队激烈交锋,敌航空母舰4艘、战列舰2艘被击沉,战列舰1艘、巡洋舰3艘、驱逐舰1艘中破。敌损失飞机逾200架。

  二、我方损害仅为航空母舰2艘、巡洋舰1艘小破,但航行正常,未返航战机40架。

  公报在结尾处特意强调:美国海军自创建以来,从未像今天这样迎来悲惨的海军节。

  10月29日,天皇裕仁向山本发出嘉奖电报:“本次南太平洋海战,联合舰队大破敌军舰队,朕深嘉勉之。惟该方面战局多舛,汝等仍需加倍努力。”从中看出,裕仁对瓜岛乃至东南方面的战事依然充满担忧。在将敕令交给总长永野时,裕仁特意强调:“敕令后一部分是我本人对瓜岛战斗的祝愿,日美两军正在那里激战,希望我军能够尽快夺回该岛。”

  对上述公告,第二水雷战队司令官田中少将颇有微词。他在撰写作战报告时特意指出:“我方一般容易过分夸大敌军的损失,因此对战果的确认要努力做到公正。过分夸大敌军损失的报告会给日后作战计划的制定招来极大的龃龉。”田中的建议无疑极有见地,这可能正是战后美军对田中评价颇高的主要原因。如此理性的建议不可能让上司高兴,虽然在随后的战斗中殚精竭虑并取得了塔萨法隆加角海战的完胜,田中还是很快淡出了战争一线回家赋闲。

  南云在海战中的表现别说山本和宇垣,就连属于盟军的老酒都有点看不下去了。战役刚刚结束的11月2日,南云第三舰队司令官的职务被之前多次亮相的小泽治三郎海军中将取代,第二十五航空战队司令官山田定义少将取代了草鹿的参谋长位置。弃船登岸的南云于11月11日接替病死的谷本马太郎中将出任佐世保镇守府司令官,从此淡出了战斗一线——今后我们将很少提到“南云”二字了。等1944年南云再度出海,前往塞班岛出任有名无实的中太平洋舰队司令官时,那里已成为他的葬身之所。陪他一起殉葬的还有参加本次海战中的高木和角田。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虽然之前接连打输了中途岛和东所罗门群岛海战,但战场指挥官南云均安然无恙。这次仗打赢了南云反被解职,殊可笑且可悲也。

本文链接:http://absource.net/jiaotianshi/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