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88彩票网 > 多贺城市 >

《同义词》: 作为武器的语言

归档日期:04-29       文本归类:多贺城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作为第69届柏林电影节最令人期待的主竞赛影片之一,纳达夫·拉皮德的《同义词》一经首映就引起了强烈的争议。在这部与导演个人经历息息相关的影片中,躁动不安的男主角约哈夫从以色列逃离到法国。过去的巨大精神创伤让他彻底拒绝使用自己的母语,并将一本字典视为敲开法兰西大门的武器。在巴黎的潦倒生活将其引向有产阶级艾米勒和他的情人卡洛琳。家境殷实的艾米勒虽然坐拥大宅与工厂,却以成为一个作家为毕生目标,在约哈夫的叙述面前,他的生活显得苍白而浅淡。他艳羡后者丰沛动荡的经验,认为这能激发自己的写作灵感,希望将其留在身边。而卡洛琳也在与约哈夫的接触中,渐渐生出了不一样的情愫……《同义词》是一部充满力量的影片,也是本届柏林电影节的最大赢家,朱丽叶·比诺什为主席的评委会将金熊奖颁给了它,费比西影评人奖也将其誉为一次对“当代西方社会毫不留情的拷问”。

  明眼人很容易就能看出,《同义词》的叙事前提基本上就是植根于导演本人的亲身经历——从以色列初来乍到巴黎,一心要在法国文艺圈扎根。随即,他投入了电影学校紧锣密鼓的备考中。然而,事不遂人愿,经历了多次失败后,他不得不重新思考起自己的人生规划。正在此时,小说在以色列出版让他不得不回到自己的祖国。直到多年以后,拉皮德才带着自己的电影拍摄项目重返欧洲。在《同义词》中,导演对男主角的身份做了更为极端化的处理,约哈夫并不像导演本人一样以知识分子身份来到巴黎,而是被塑造成一位抛弃所有的流浪者。在这座陌生的城市中,初来乍到的他因为一场无解的偷窃案失去了仅有的家当,甚至衣不蔽体。决心与祖国一刀两断的他顿时成为了异乡的零余人。在如此极端的情况下,他不得不依靠于因为种种原因收留他的法国情侣,同时寻找着彻底改变自己身份的机会。

  在影片中,约哈夫的处境是高度抽象化、符号化的。虽然他外来者的身份让电影在某些时候看上去像一段“移民电影叙事”的变奏,但拉皮德显然在这个角色的身上注入了更复杂的文化身份内涵。约哈夫不是一个为了逃离战争而进入法国的难民,相反,他在以色列服役时是健壮、有前途的士兵。但当他对希伯来语感到厌倦,继而决定逃离后,他率先采取的抵抗是停止使用自己的母语,并且拼命学习法语来作为抵抗的武器。在导演看来,“语言”是最为强大的东西,这是一种能够改变人们思维方式的系统,它可以用来撰写真理,也可以用来杜撰谎言。更进一步,“语言”并不仅仅局限于我们的书写和声音,它甚至可以是肢体的。“动作”同样作为一种语言表现着人们的情绪,这也是为什么《同义词》摒弃了导演前作《女教师》中精心的镜头调度,转而用一种更为不安的手持摄影方式,无限贴近约哈夫身体的运动轨迹,由此展现出不安。

  尽管影片以一场三角关系为主要叙事线索,《同义词》却并无意像惯常的法国片那样,浸淫在爱情的细枝末节中。同样作为以色列移民的纳达夫·拉皮德将这部影片视为身份危机的爆发,一次对看似平稳精致的法国社会用力的叩问,愤怒与困惑的情绪充斥其中。电影的结尾,千方百计想要融入主流社会的约哈夫仍旧没有成功,他和曾经的导演一样,不得不回到以色列,面对无法预知的未来。一扇希望的大门在他的面前关闭,任由他如何冲撞,也再无重新打开的可能。(编辑董明洁许望)

本文链接:http://absource.net/duohechengshi/1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