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88彩票网 > 多贺城市 >

【贺红】迷恋(十四)

归档日期:04-26       文本归类:多贺城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贺呈靠坐在教师办公室沙发靠背上,贴身的酒红色衬衫包裹着结实的肌肉线条,他墨色的眼瞳中流露出几丝不屑,“就这点事?”,被烟熏得低沉的音色此刻含着浅浅的愤怒,他不耐烦的看了看表,抬眼示意助手,是要走人的意思。

  贺天班主任却皱了皱眉,贺呈这样的“家长”他没有见过,但他并不认为贺天的行为可以被一句“就这点事”轻蔑概括。

  “贺先生,我们……现在我们怀疑贺天私下可能存在标记其他omega的行为。”

  “嗯?”贺呈皱了皱眉,这事儿的严重程度好像比前面几件高一些,他舔了舔下唇,“有证据吗?”

  贺呈的语气缓和下来,按理说他并不相信贺天会看上这所学校的什么人,毕竟以贺家的背景,什么样的极品omega都不算稀奇,他弟弟犯不着为了某个同学动心到这程度。

  但他眼前突然闪出了一个红脑袋,前一阵子贺天被打到住院,临床有个红毛,似乎跟贺天关系不错。

  贺呈阴着脸,记住了“莫关山”这个名字,他“嗯”了一声,“这件事我会找贺天谈,麻烦老师多费心了。”

  西服搭在右手小臂上,贺呈轻轻松了松领带,在周围学生的青涩瞩目下,他从教室拎着贺天的后脖领子把人拽出了教室。

  贺天被摔在墙角,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似乎早就料到了贺呈会来找他,他抬头看了一眼,勉勉强强叫了声“哥”,便把眼睛避开了。

  昨晚一夜未眠,贺天脸上挂了两个浓重的黑眼圈,愣了一会,他用抽烟抽到沙哑的嗓音问道,“有什么事吗……”

  贺呈轻咳了一声,挑了挑眉,平生头一次觉得贺天跟旁边那帮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一副脑残相,“你知道莫关山吗?”

  “操,”贺天瞪大了眼睛,眼底布满了红血丝,但整个人状态却比刚刚要亢奋一些,“谁告诉你的?我班主任?”

  贺呈自然不多理睬,自顾自走在前面对着手机和什么人低声交谈,而贺天则被那助手拦住,强行送回教室。

  莫关山靠在病床上吃橘子,昨晚难受了一夜,天亮熬不住想请假休息,被亲到了医院。

  “你这叫什么医生!什么叫我儿子被两个人标记过了!我儿子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吗?!”

  贺呈拉过椅子坐下,右腿搭在左腿上,微皱着眉看莫关山,“说实话我不太看好你俩在一起。”

  “唔……额……”小红毛嘴里叼着半个橘子瓣,橘黄色的汁液溅了他一手,莫关山舔了舔嘴唇,面无表情得抬头看着对面的两个人,意思是,“你们谁给我递点纸?”

  贺呈轻咳,抬眼示意花臂,花臂撇了撇嘴,扯了一张纸抽递过去,扭曲的脸上写满了“我讨厌臭小鬼”。

  贺呈愣了愣,轻笑,抽出钢笔写下了一个数字,撕下支票递给莫关山。莫关山只扫了一眼便把那支票撕得粉碎。

  贺呈淡定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些震惊,他回过头看向了他身边的那个花臂,压着嗓子问,“阿丘,你确定你跟他不是什么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一样的狂妄,一样的目中无人,似乎也一样不怎么好追。

  那花臂翻了个白眼,“不确定,但贺天肯定是你亲弟弟没错了。”选对象口味都这么一致。

  “操,你来干什么!你好烦啊啊啊啊!”莫关山把被子一拽遮住了脸,闷在被窝里嘟嘟囔囔发牢骚,“怎么都甩不掉你,你是牛皮糖吗?烦死了!”

  莫关山脑袋从被子里钻出来,“你怎么又跟人家吵架,就不能好好讲话吗?妈,你让贺天走,他好烦!”

  “随你吧。”贺呈站起来,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喜欢这种类型,以后够你受的。”

  贺天轻笑,贺呈的离开让他轻松了很多,他把贺呈的退让理解为了贺呈对莫关山的认可。

  莫关山不吭声,两只眼睛恶狠狠瞪着贺天,最终还是给贺天挪了一小块位置,让他贴着自己坐下。

  莫妈妈满意的笑了笑,“不打扰你们学习~我去外面转转~”临走前还不忘警告莫关山,“不许乱发脾气。”

  贺天深得亲妈赏识,莫关山心里说不上是生气还是憋气,但贺天靠着他坐下来的时候,他心里却有些发痒。

  不知是由于真的生气,还是单纯的想任性一把,莫关山扭身对着贺天肩膀就是一口,他咬得很用力,贺天却没有反抗,只是顺势抱紧了他,

  莫关山还想更用力,可他却用不出力气,最终缓缓松了口,舔舔嘴唇,小声骂人,“你混蛋。”

  “嗯,我混蛋。”贺天抱紧了莫关山,嘴唇蹭了蹭小红毛发凉的耳垂,“你别想再撵走混蛋。”

本文链接:http://absource.net/duohechengshi/1441.html